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

我讨厌人类。
不想去有人类的地方。

 
 
 
 

我爱你

是不应该在年纪那么小的时候,就遇到了那么灿烂的人。
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珍贵并且无可替代的,可那时我又愚钝,又不会表达。
也许的确像一块腐木一样烂在森林里了,在我眼里却依然那么灿烂。
消失在我生命数年之后也没有任何变化。偶尔也能在梦里重逢。

和如今的恋人提起,很多年前,我看了一场烟花。一个人。
他说,我不想再听你和别的男人的任何事情。
也算是理解我的对吧 :)

我总是在做梦。也总是在后悔,为什么要放你走。
为什么要放你走?明明需要的不行,为什么还是放你走了?

因为我爱你。
我咬着牙不承认的。可是我爱你。
在你之后所有人都是替代品。是你的影子。是你的一部分映射。
我爱你。我没有后悔过遇见你。我唯一后悔的是没能多说一...

 
 
 
 

很早之前变化恶劣的胃,没有知觉。
不饿,也不觉过食。
我喜欢我的嘴。它坦诚的用干裂的表层告知我,想要水。如果心也如此坦诚便好了。
它没讲想要的温度。于是我喝烫的水。像是沐浴时42度。
利落的一口喝尽了,然后忍着不适与自己对话。
“你不怕烫伤食道吗?”
自己摇摇头。

像是渴求爱一样渴求水。
像是渴求水一样渴求爱。
苦茶也厌倦了,甜橙蜜意好浓,到骨头发酥。
我不知道自己想喝什么样的水。

 
 
 
 

HP0

对不起 我从来没想过 活着 和你 和任何人 拥有未来
躯壳里面的害体已经杀不掉了
名为hope的药丸已经吃完了
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

 
 
 
 



眼里写着暗码,唇角玫瑰纹章。

隔了夜的苦丁又加冰,父亲严厉斥责,依然固执的喝了下去。这样的苦,又严寒,夏日暑气也不敌半分,一如与你交好滋味。
我说我这样爱你,与此同时的畏惧和惊慌,却误了本该甜蜜的时分。

躯壳与魂灵分隔的生活,深沉轻快的像是在云端穿行。夜里缠绵的恶梦,大汗淋漓的醒来,痛彻心扉的欢愉袭来的时候,才发现它们竟是一体了。原来我近来有了哀乐,也难怪。

你不要去太远的地方。先生。






150630










 
 
 
 

Aimer ce n'est pas se regarder l'un l'autre mais regarder ensemble dans la meme direcertion. 



 
 
 
 


·幽魂:谓人死后的灵魂以其生前的样貌再度现身于世间。



南朝 宋 谢惠连《祭古冢文》:“酒以两壶,牲以特豚,幽灵髣髴,歆我牺樽。”



于二月五日.

 
 
 
 
© 牧灵杀呗/Powered by LOFTER